大地眺望台

地景樂園-一個青年的理想居所實踐

地景性-大地眺望台
地景樂園-一個青年的理想居所實踐

沿蘭陽溪溪水由高山涓流而下,蘭陽平原像一把扇子,開展出一片廣裘、遼闊的無垠大地。在這個自然景致與阡陌良田交織的地域,一幢二層混凝土外型的建築隱隱矗立其中。這是一棟充滿夢想的房子,地主夫婦原希望退休後在此落地生根,從都市回返鄉間,享受自給自足的農家生活,無奈因種種變故未能如願,多年後,繼承這筆土地的兒子眼見田園荒廢,雜草蔓生,遂希望重拾父母的期盼,以年輕人的力量與衝進,配合專業,重新擎畫田野生活的美好願景。

這位具有設計背景的年輕人,在建築規劃興建之時,陸陸續續地吸引了幾位有著相同理念的青年夥伴,一同組成團隊,針對空間進行討論、發想與協助,盼能集結眾人之力,成就這個獨特的住宅空間。建築物本體在歷經五年悠緩而漫長的興築,終於順利完成,這棟以宜蘭三星的地景山勢為出發,與在地自然及人文環境相融合的田中住宅,一個青年的理想居所與夢想生活的自我實踐。

築景共構-以地景緩坡為形回應的環境紋理

地景建築意指一種非線性的建築操作手段,透過有形的景物及景觀,在與建築本體產生交互作用下,形成具有「涵構」與「敘述力」的空間形制。設計者透過物件與事件的植入,將建築融入與地景更密切的連結關係中,並藉由空間的設計與營造,進一步闡釋「場所精神」的本質,讓建築一方面回應週遭既存的景觀,同時也建構整體環境再生的可能。

建築所處的基地位置-宜蘭縣三星鄉,坐擁廣闊平原的浩瀚田海,與遠方的連綿山脈連結成一幅東部鄉間獨有的農村景色。在空間形式的規劃操作上,運用在地元素與語彙,呼應到當地自然環境與人文底蘊所營造出來的空間氛圍。在位處平原的基地上,我們以兩相對應的和緩斜坡為主體,形成類似於「之」字型的迴游式路徑,並以此作為主要的建築形貌,營造出如同兩座山相互環繞般,綿延而層次豐富的地景感知,自此空間與環境有了對話,也賦予了自身的自明性。

山水一線-雪山稜線與稻穗埤塘交織的蘭陽平原

宜蘭三星是個極美的地方。雪山山脈蔥鬱的稜線,澄藍無波的蘭陽溪水,一望無際的稻穗與如繁星般星羅棋布的埤塘,自然地構築出一幅獨特美景。綠色的大地、稻草的氣味,溪水的溫度,小徑的穿梭,無邊的天際,淨藍的天空,連綿的山丘,因著時序變化呈現出不同景色風貌的田野……,諸此一切,都是當地最珍貴的自然資產,也是鎮日關鎖在都市牢籠裡的人們,最念茲在茲的鄉愁。

因此,我們很清楚自己的使命,不是蓋一棟傲岸獨存的偉大建築,而是在如此優美僻靜的地方,創造一個貼近、傾聽、感受自然的場所,一種不同於都市生活的,草根性土地的體驗--可能是一座天空的步道、一組草原的台階、一個觀景的平台……,或者,答案可以是「以上皆是」?讓建築在成片的田海稻浪中,謙虛地面對大地萬物,並得以融入環境,切入環境,讓大地與空間之間,有了緊密的連結。

內外之境-以模糊邊界建構空間與自然的對話

在空間的構築上,如何建構出與這個純淨、自然環境之間的緊密連結?是我們所關注的最大課題。在形體的操作上,我們化解建築量體天地壁的絕對界線,兩層樓高的建築物,就像是一張上下錯層展開的立體剪紙,空間結構亦不再是常見的垂直水平形式,而是拉出交錯斜面,以低平的角度,展現一種謙卑、親近土地的姿態。外觀既像是一架即將滑向天際的滑翔翼,也像是一尾輕盈點水的蜻蜓,創造更富遐思的地景想像。

以交錯斜面配置的空間布局,讓建築物彷彿一座大樓梯般,人在使用的動線上也不再被侷限於室內,而是一種內與外、上與下交錯的路徑,結合立面大量的對外開窗,以景為牆的理念,營造一種將室內融合於室外,內外關係翻轉的趣味,模糊了傳統建築的邊界。斜坡路徑的最上方為一觀景平台,藉由打開封閉的屋頂,同時也打開了人們的視野,藉由地景性建築的思維,營造出得以觀田海,聽稻浪的場域空間,連結了天與地,人與自然之間和諧而平衡的關係。

游牧動線-量體為單元嘗試的非線性空間涵構

在量體空間的形制操作與配置關係上,有別於一般均直、方整的量體堆疊模式,本案透過建築量體的解構離析,將現代主義裡房屋方正的「正空間」形態,打散為零散不規則的「負空間」,建築與環境之間的圖底關係(Figure-Ground)也隨之模糊翻轉。斜面與大樓梯設計所串連起的「庭院-屋頂-中庭-庭院」循環遊走動線,讓空間的內與外、上與下消除了分野,人們遊逛其間,就如同游牧於大地之上。

錯落與模糊化了的牆面,在屋頂形成了高低層次不同的花園與瞭望台,身處其中的觀者,其視野也產生迥然相異的趣味。在白天,可以看見親近、油綠的稻田向天際延伸,到了夜裡,則可閒坐中庭,觀星賞月,徜徉在銀河之下的星光電影院。藉由打開的、自由的建築型態,希望讓人們困在水泥都市裡的心也能獲得自由與解放。讓非線性空間所承載著的週遭環境、景觀、活動與時空遞嬗,結合人與空間,凝縮在整體的地域脈絡與場域涵構中。

自由平面-公、私領域圍塑的開放性室內場域

在以自由平面操作的室內空間佈局上,包含屬公共區域的客、餐廳與私領域的臥房。主要玄關出入口設於建築物側邊,進入室內即可見到開放式的餐廚空間,在屋外菜園種植的有機葉菜類植物與瓜果,皆可在此區處理、烹調、享用。餐廳後方為天井與客廳,由於此區域位於大樓梯與斜坡下方,在室內為相對壓迫的區塊,我們一方面藉由天井植栽的方式,以破口讓光線灑入,除了解放空間也強化其圍塑性,客廳部分則巧妙地藉由部分下挖的形式,減低斜面天花對空間造成的壓迫。臥室部分以公領域空間為核心,呈L型方式環繞,在保有對家對公共活動區域的聚合性之餘,亦能有良好的對外視覺景觀。

場所對話-垂直向度的空間流動性

在設計上採取大量交錯斜面配置,營造內外流動的路徑動線效果,透過剖面圖與透視圖,即可清楚地看見在不同的空間與動線之間,不僅只是均直的垂直水平構築,而是一種串連、開放的地景建築形式。因此,不同的樓層與緩坡、人與人、人與空間之間,都建構了不同的凝視,可能是空中平台與大樓梯之間,可能是大樓梯與天井之間,可能是空中平台與有機菜園之間…,都因著豐富的樓面層次,讓置身其中的觀者都有了嶄新的空間體驗。

自立協作-由青年夥伴協力參與的營造行動

由於預算有限,本案建築的成形,乃是業主自行發包興築,而未尋一般住宅由營造廠統包,下由分包執行的模式,也因此在興建過程中,所有的監工與監造,皆是業主與其青年夥伴們共同戮力完成。本著有多少錢做多少事的態度,在建築物緩慢成形的五年期間,甚至在工地內還搭起了一座帳篷,作為夥伴們查核工程進度時的臨時處所。

藉由自行發包的方式,雖然讓建築空間的營造,一個從無到有的過程中,增加了許多需要親力親為的部分,但卻也透過這個機會讓參與的每一個人,都真正更認識這塊土地,這個空間的每個部分彼此的串聯、建構的關係與訴說的故事,彷彿都與我們連結再一起了。這是一個青年們自立協作的建築,一個對在地環境、自然與人文回應的空間,一個對理想居所-夢與實踐的歷程。

78